德宏傣族景颇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行业大调整,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2020年09月22日 10:20

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天气渐暖,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

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

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

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

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

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

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

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

01 政策落地

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

02 人才增长

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

03模式创新

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

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相关推荐

深圳租房:80.90后大城市的租房现状和态度,你都了解吗

时代在变迁,80、90后这批热血青年身上的标签从最初的“非主流”、“任性”演变为“空巢青年”、“共享青年”、“斜杠青年”等。为什么叫做空巢青年呢,可能同龄人最清楚这个感受,一个在外拼搏的年轻人,无依无靠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想要在离家遥远的地方安稳下来。安稳的重要依据之一,就是居所。高昂的房价让许多80、90后暂时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租房成了80、90后更多的选择,但是在租房这件事的态度上,80、90后还是有很大差异。对80后来说,租房就像同居,需要谨慎考察,慢慢磨合。而且80后的年龄段已婚成家的人群不在少数,所以拥有家庭观念,他们更倾向于整租。一旦选定了房子,就准备入住一年甚至几年。房子的面积、租金、室内隔音效果、小区环境,包括周围的商区情况都是他们考虑范围内的。租房之于90后就像是场说走就走的恋爱,感觉对了最重要,今天喜欢了就住,不喜欢了就换,没有80后的整租概念。许多人换一份工作的同时便换一处租房地点。他们对各个城市都怀有新鲜感,所以这种看似“居无定所”的生活方式在90后群体中大受欢迎。由于时常搬迁,90后对房子的需求也就精简了不少。只要房屋整洁,附近交通便利,网络信号好,90后就比较满足啦。相比于谨慎细致的80后,90后租起房来更随性,更自由,其实租房选择的背后,折射的是80、90后群体不同的奋斗目标。80后需要为更稳定的未来攒钱,而90后习惯为当下的幸福消费。以地段为例,80后租房并不介住在离公司较远的地方,宁可牺牲1~2小时的通勤时间,也要降低租金成本,攒钱备用。而90后租房往往选择交通便利、距离公司较近的房源,90后更容易对长久的通勤时间容易产生疲惫感,他们想要的,还是在床上美美的睡一觉更实在。但其实无论是80还是90后,都在努力追求更好的生活。租客网向每一个正在奋斗的年轻人致敬!也致力于为大众提供更好的服务。80、90后人群可以根据不同的需求,在租客网的海量房源中精准查询到自己想要的房源信息。租客惠版块用超多福利为大众升级生活品质,80、90都要精致生活,吃喝玩乐不将就!

2020年09月24日 10:42

【图解季报】以岭药业2020年一季度净利润4.38亿元 同比增长51.88%

  以岭药业4月28日最新公布的2020年一季报显示,其营业收入23.3亿元,同比增长50.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8亿元,同比增长51.88%。基本每股收益0.37元。  近年来,公司的业绩情况如下表所示:以岭药业历史业绩报告期营业收入净利润每股收益(元)每股净资产(元)每股经营现金流量(元)股息率(%)净资产收益率(%)营业收入(元)同比增长(%)净利润(元)同比增长(%)2020-03-3123.3亿50.564.38亿51.880.376.961.11-5.362019-12-3158.3亿20.996.07亿1.210.516.60.06-7.832019-09-3043.5亿13.625.75亿2.330.486.560.27-7.362019-06-3029.8亿10.514.55亿1.50.386.50.34-5.862019-03-3115.5亿-1.942.88亿-7.180.246.460.3-3.75  近8年来,该公司同期营业收入及增速情况如下图:  同期,该公司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及增速情况如下图:(注: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截至2020年4月28日)

2020年04月29日 11:22

无人机第一股不做消费级无人机了

头顶“无人机第一股”光环,亿航却不想只做无人机。在年初发布的《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中,亿航将自己定义为城市空中交通企业,相比起大疆、极飞等无人机同行,亿航已经将主营业务转向载人级AAV(autonomousUAV,自动驾驶飞行器)。载人级AAV与用于航拍、能源、建筑、农业等领域的消费级、行业级无人机相比,是一个更具想象空间的赛道,亿航在上述白皮书中引用摩根士丹利发布于2018年的估算数据称,2040年全球城市交通的产业规模将达到1.5万亿美元。在这一产业中,亿航的对手也换成了波音、空客等飞机制造商,腾讯投资的飞行汽车制造商Lilium,吉利、戴姆勒等投资的德国城市空中出行公司Volocopter,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投资的飞行汽车公司KittyHawk,甚至是计划推出空中出租车服务的Uber。与这些竞争对手相比,亿航已经将旗下产品进行商业化并贡献公司大部分营收,但目前距离其推出首款载人级AAV亿航184发布也不过四年时间,包括飞行汽车、空中出租车、载人级AAV等概念在内的空中交通赛道仍然受到技术与监管的双重制约。作为一家需要营收、利润来回馈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空中无人交通会是亿航最终的答案吗?营收构成三年三变2016年末,亿航走上转型之路,逐步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并将以销售载人级AAV为主的城市空中交通作为主营业务,不过直到2018年第四季度,亿航的城市空中交通业务才正式开始商业化,并在2019年一跃成为亿航的第一大营收来源。亿航于2019年11月首次递交IPO招股书,包括上市后披露的财报在内,亿航共披露了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财务数据,在有限的报告期内,亿航营收构成变化巨大,几乎无法将亿航过去的经营历史作为其未来业务发展的参考依据,这也为预估其未来业务发展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具体来看,亿航将旗下业务划分为城市空中交通、智慧城市管理、空中媒体、其他四部分。其他部分为亿航起家的消费级无人机及相关配件销售,在2016年末决定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后,其他部分占亿航营收比重迅速下降,至2019年仅为0.6%,几乎可以忽略。城市空中交通、智慧城市管理、空中媒体为亿航目前的三大主营业务。但其中能为亿航稳定贡献营收的或许只有城市空中交通与空中媒体,过去三年营收遭遇过山车的智慧城市管理主要是设计及开发智慧城市管控系统及相关设施。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提及,由于智慧城市管理业务收入可能更加集中在某些年份或特定时期,因此会受到更大的周期波动的影响。空中媒体则是无人机表演,这是一个几乎所有无人机公司都可以分一杯羹的市场,空中媒体业务在2019年同比下滑2%,亿航并没有独特的护城河。亿航仍在转型路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城市空中交通都是亿航转型的必然选择,这一业务包括载人级AAV销售与物流运输两部分,但其营收贡献目前主要来自于销售载人级AAV,由于尚未有国家或地区正式批准载人级AAV的商业化运营,这些销售出去的载人级AAV主要用于测试、培训或演示。即对于亿航来说,载人级AAV这一产品已经进入商业化阶段,但这一产品面向的产业仍未开启商业化,这就给亿航的载人级AAV仍否持续稳定地销售出去、从而在未来稳定贡献营收画上了一个问号。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亿航已累计交付64架载人级AAV(其中61架在2019年交付),并有33架载人级AAV的未完成订单。相比起销售载人级AAV,亿航城市空中交通业务的另一部分物流运输的商业化远没有那么顺利。图片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18发布的《无人机行业现状与发展趋势报告》,在无人机应用场景中,航拍与物流配送需求量最高,但无人机物流配送的应用成熟度偏低,这一结论放在今天仍然成立。亿航在招股书中曾披露与永辉的无人机配送合作,该项目于2018年6月在永辉超级物种广州漫广场店启动试点,但该门店已于2019年12月关闭。就双方的无人机配送合作,36氪向永辉方面询问,对方回复称“目前暂时没有无人机餐饮配送的合作了”。此外,2019年5月,亿航也与中外运敦豪(DHL)达成战略合作,并发布全自动智能无人机物流解决方案,该合作目前同样尚未有商业化方面的进展披露。从无人机厂商到城市空中交通企业,亿航走了一条与大疆、极飞迥异的转型之路。目前来看,亿航未来理想的营收模式应该是转型为服务商,在为城市、物流企业等客户提供空中无人交通解决方案的同时,完成旗下载人级/物流AAV产品的销售,赚取服务费与产品销售两份收入。只是现在大多数空中交通方案、无人机配送方案仍处于实验、试点阶段,其中的技术(如电池带来的续航短板)、监管限制,也并非亿航努力就能解决的,亿航需要做的,或许是在城市空中交通的理想环境到来前,继续在这一行业深耕,补足技术短板,等待相关政策成熟。连续三年亏损,亿航需要长跑能力过去三年,亿航均处于年度亏损状态,净亏损率从2017年的273.2%下降至39.4%,从费用情况可以看出,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从217%下降至47%为亿航节省了大笔费用支出,研发费用也是亿航2019年唯一同比下降的费用科目。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解释称,研发费用下降是因为已经完成了旗舰产品亿航216的初步产品开发阶段,并将重点更多地放在了产品商业化上。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对于一家仍处于行业早期阶段的科技公司而言,亿航未来少不了费用投入尤其是研发费用投入来提升产品与市场竞争力,但过高的营业费用率也给亿航的利润带来了巨大压力。好消息是,具体到2019年第四季度,尽管60%的营业费用率相较其他科技公司仍处于超高水平,但亿航当季度实现了经调整净利润(非美国会计通用准则)290万元,同比扭亏。身处一条巨头与巨头支持的创业公司密集的长跑赛道,亿航需要更强的造血能力才能生存下去。图片来源:亿航《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根据《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所列举的亿航与波音、空客、Lilium等公司的产品对比图,在城市空中交通这一赛道,亿航产品率先实现商业化,换句话说,亿航目前能取得的载人级AAV销售成绩,基本建立在竞争对手尚未正式入场的基础上。未来的市场竞争如何,站在今天的时间节点或许还无法判断。但可以预见的是,能吸引波音、空客、腾讯、吉利、戴姆勒、谷歌创始人、Uber等各路“势力”入局,城市空中交通这一市场一旦成熟,其竞争激烈程度或许不会低于其他无人机应用市场。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遇到大疆这样堪称“Bug”的竞争对手后,亿航选择了主动退出,并转向空中无人交通这一尚未成熟的市场。如今在空中无人交通领域,亿航已经领先竞争对手将产品商业化,但这一市场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程度上仍将取决于技术、政策的成熟度。亿航只是先上了跑道,长跑才刚刚开始。【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20年04月27日 11:10